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服务 / 导游风采 / 学习生活


浅谈讲解三个境界


        我从事讲解员工作已有几年了,从最初在大学的博物馆为前来参观的老师、同学讲解,到毕业后有幸成为南京中国近代史遗址博物馆(总统府)的讲解员,其中有不少场景依然历历在目。对于不同观众所提出讲解内容层次上的不同要求,我在闲暇思索探究时,总感觉还有很多不足。如果说最初是因为爱上中国博大的历史文化、爱上博物馆精美的文物而爱上讲解员这一职业,今天的我则认为,要成为一名成熟的讲解员,必须要经历过讲解过程中的苦与累,经历过观众的质疑甚至刁难,经得起观众的考验。只有这样,才能对这一职业有更深层次的定位,才能真正形成自己独特的职业风格。南京总统府的百年沧桑,提供给我一个博雅精深的文化环境,而在这一大家庭中获得的职业培训,更让我对讲解艺术有了进一步的探求。2013 年12 月9 日至11 日为期三天的台儿庄、徐州之行,是我第一次在总统府营销接待部李部长、王科长、翁经理的带领下,和几位优秀的同事一起参加的向同行学习的活动。通过聆听台儿庄战役纪念馆、台儿庄古城景区、李宗仁史料馆、徐州博物馆、龟山景区等几处讲解员的精彩讲解,通过与他们的座谈和交流活动,我感慨良多,受益匪浅,尤其是在讲解的艺术上,我有了更多的心得体会。

        讲解是观众了解一个博物馆、纪念馆或者景区的重要途径,讲解员因而成为博物馆、纪念馆或者景区的形象大使。作为形象大使,我们要以独特的方式将博物馆、纪念馆或景区推广出去,使其在观众心中占据独特地位,使得观众口耳相传,使得博物馆、纪念馆或景区“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具有成就传承民族文化精神的重要意义。因而,要成为一名优秀的讲解员,就必须在形体艺术、语言艺术、交流艺术、文化修养等多方面下苦功。俗话说,“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我们为每一批次观众的服务时间,不过短短的一两小时,有的甚至只有几十分钟,如何让观众对这一陌生的地方熟知乃至铭记于心,如何让观众爱上这里乃至让他们念念不忘,这应当才是讲解的最高境界。国学大师王国维提起人生,谈到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回首蓦然(蓦然回首),那人正(却)在灯火阑珊处”。人生是个体对生命的独特体验,实则,在我们的讲解生涯中,也当经历三种境界。

        第一境界,令观众能懂能言。就是通过聆听讲解,观众能够清楚明白地了解一个博物馆、纪念馆或景区的展品或历史故事,并能够大致地对别人介绍一二。

        讲解员的修炼不仅仅是要向观众流畅、生动地进行讲解,更是需要对博物馆文物、对观众的独特关注。讲解员必须首先学会对博物馆文物的解读和对观众心里需求的解读,简单地说,就是你懂得多少,而别人能听懂多少、记得多少的问题。作为总统府的讲解员,在为观众讲解前,我们会做好充足的知识准备,并熟背一套讲解词,而随着日积月累,我们对总统府乃至与之相关的民国史会有更多更深地了解,但是,大部分非专家型观众对此却是陌生的,我们耳熟能详的,他们未必在淡淡地听过一次后就能记住。因此,我们通常在讲解途中会遇到这样的问题:明明刚刚才为观众介绍过某位人物、某件文物或者某个历史事件,但是没过多久,当我们提到此人此物或者此事时,他们还会再问同样的问题,这只能说明我们讲解的内容观众根本没有听懂,或者说毫无印象。怎样才能让观众听懂,又怎样才能加深他们的印象呢?这就需要去换位思考,了解观众心理。去一个陌生的地方做一回观众,便能最好得感受观众心理。因此,这次台儿庄、徐州之行,我并没有像以往任何一次自己出发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一样,在出发前做大量的准备,比如这座城市的历史人文、景点介绍等等,而是放空自己,处于对台儿庄和徐州一个懵懂无知或者说知之甚少的状态,这样便能在聆听讲解员的讲解中,以观众的心态去感知体会这里的一切。

        因此,我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9 日下午,我们首先到达台儿庄战役纪念馆,一下车就被讲解员热情地迎进展厅,在接下来讲解员轻描淡写又极为熟练地提到大量的民国军队编制及军衔、战况等等专业术语时,我顿觉晕头转向,不知所从,只得赶紧收紧心神,仔细去聆听。其实,她的讲解词是以一条历史主线贯穿而成,从台儿庄战役爆发前的三个序幕战开始,到台儿庄大战的战前准备,最后到大战的爆发及影响,再以参与大战的数位历史人物贯穿其中,这应当是一部波澜壮阔的战争史,再加上讲解员美丽大气的形象、得体优雅的着装、极为专业的态势语言、抑扬顿挫的发音,可以说是一次独特的审美体验。可是我却疑惑了,为何还会觉得知之甚少?直到第二天去了李宗仁史料馆才解开了疑惑。经过一晚的休息,我们基本上已经适应了这里,李宗仁史料馆的陈列相对简单,第一手的实物资料颇多,展览围绕李宗仁的家世、大战台儿庄的经历、解放后回国的贡献及他的晚年生活等四个方面展开, 以李宗仁这一主要历史人物为重点,加之讲解员语速缓慢、音量很大的原因,我对李宗仁有了一个更为深刻的了解。前后对比便知,观众的精神状态、知识结构会对讲解员的讲解内容有一个直接反应, 而讲解过程中讲解员对语速、语调与音量的控制,对讲解内容当中重、难点的把握,是观众是否能听明白的重要原因。一个优秀的讲解员,不仅仅要在外表形象上下功夫,在讲解内容上下功夫,还要在心中要对所讲解的内容做一个重、难点的判断,让观众能够听得懂、记得住。

        这让我想起去年在总统府接待一批巴西华侨, 当时我自认为是非常得体而亲切得接待了他们,因为考虑到他们长期在国外,便尽量放慢语速,为他们娓娓道来总统府的历史过往,可是不到二十分钟,有位女士便向我提出了意见,说我讲得很好,声音很好听,但是有点催眠,他们想睡觉了。我当时觉得很尴尬,和他们交流了几句才发现,他们是刚下飞机,便直接来了总统府,因为转了几次国际航班,并且不适应时差,已经极为疲惫了。当时我便采取了提高音量、突出重点的方式,同时讲述一些有意思的历史小故事,又征求他们的意见,让他们在风景优美的煦园中休息了一会,最后让他们满意而归。

        因此,讲解是否成功,最基本的标准便是让观众能够明白与记住你所讲解的内容,而不是稀里糊涂地走了一遭,最后评价说,那里还可以,讲解员很漂亮、声音很好听,但是没听懂或者忘了。在一个相对简单、主题突出的展览中,在观众的知识结构、精神状态处于相对持平的状态下,讲解员可以采取娓娓道来的方式为观众宣讲、解惑。但总统府不同于任何一个室内博物馆或者室外景区,它属于一个信息资料庞大、历史跨度久远的综合性遗址博物馆,既有多个密切相关的室内展览,又有风景如画的室外景点,既涵盖了古色古香的清代官衙与江南园林,又融合了民国权力中心的政治风云,既是一部中国建筑的百年发展史,又是一部近代中国的政治发展史。针对不同的观众,就要求我们突出不同的主线,只有抓住一条主线,或以观众看得见摸得着的民国建筑发展为线索,或以近代民主政治的发展历史为线索, 或以观众耳熟能详的几位历史人物的活动为线索,去繁求简,不求面面俱到,但求详略得宜,突出重点与主题,深入浅出地为观众介绍几个容易迷惑的难点,比如说清代督抚地方官制、民国五权分立的政治制度、总统府权力机关的构成等,这样才能达到让观众在短短的一个多小时里读懂并记住这一部近代中国史的目的。

        第二境界,令观众喜闻乐见。也就是说,观众不是被动地听讲解,不是简单地接受文化熏陶或历史教育,而是非常主动地乐于去听、高兴去看。

        现代博物馆、纪念馆与旅游景区在满足观众探求、追思、审美心理方面,都担负着大致相同的角色,现代旅游业的发展,国人文化需求的增长,也拉动了博物馆、纪念馆和景区的共同发展。风景优美、旅游宣传口碑较好的景区总是游人如织,但是,很多观众却是乘兴而来,而非满意而归,比如去年的九寨沟游客滞留事件等。长此以往,这种旅游的负影响力,带来的不仅仅是旅游经济效益的减少,更是民族自信心的恶性循环。观众在参观游览途中,能够引起他们负面情绪的因素是多方面的。因此,导游或讲解员成为控制并相对减弱这些负面因素的重要角色。而作为景区讲解员或室内博物馆、纪念馆讲解员,不同于全陪或者地陪导游,和观众接触的时间有限,但也能够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创造无限的价值。一个温暖的微笑、一声善意的提醒、一次愉快的交流、一段动人的故事……在恰当的时候,这些都能够激发观众美好的内心情感。在现代服务业、旅游业不断发展的契机下,传统的博物馆、纪念馆向旅游业靠拢并良性发展,提供更为优质的文化审美环境,是吸引更多观众、营造良好的社会效益、实现博物馆或纪念馆社会教育意义的重要途径。讲解员在讲解过程中,只有恰当得抓住观众心理,运用多种讲解技巧,才能引人入胜,使观众喜闻乐见。否则再美的地方,再珍贵的文物,如果讲解员仅仅是一个人在不停地宣讲,也难以令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在这为期三天的参观学习中,我们参观的台儿庄古城可谓是现代旅游业的衍生品。古城是完全于明清台儿庄城原址上重建而成, 古台儿庄城位于南北中国交通要塞上, 三面濒临京杭古运河,是明清商客往来集聚之地,也是乾隆下江南的途径之处。在小桥流水的街道两侧,古代中国的南北建筑风格各异,特色商铺鳞次栉比,让游客能够身临其境地感受明清中国商业城镇的繁华。我们到达之时正值掌灯时分,晚间的古城更是灯火辉煌,宁静而美丽。这里的讲解员着装便与古城融为一体,给人一种独特的审美享受,沿途的风光介绍,也让我们对台儿庄古城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我当场向她询问道:“这里地势偏北,为什么有这么多的江南式徽派建筑? ”讲解员给予了较为专业的回答,同时介绍了清代徽商的繁盛状态。在这样一个景美人美,而讲解员又有着丰富文化知识的地方,相信没有人不会喜闻乐见,主动去追求审美的感受。

        徐州龟山景区则更多地偏重于现代旅游业与博物馆建设的结合。龟山景区包含了龟山汉墓、点石园和圣旨博物馆三大景点,而这三者之间的关联性不是很强,但为我们提供讲解的讲解员张莹却能够非常自然而娴熟地转移观众视线,仿佛带领大家穿越于汉代与明清之间。龟山汉墓为西汉第三代楚王刘注之墓,然只有墓址、墓室结构,内部被盗严重,但在讲解员精心安排的讲解内容中,以她投入的真实感情,使我们感受到古人的工程智慧。在这样的历史氛围下,尽管是一空空如也的西汉古墓,我们仍旧能够为它的鬼斧神工叹为观止,并且记忆深刻。点石园是徐州私人收藏家周庆明先生投资所建,藏品万件,尤以石刻居多,在讲解员投入自身情感的渲染下,在庞杂的文物中,我们已经被这一方小小的私人藏园所深深折服。圣旨博物馆收集了明清历代帝王诏书圣旨等文物,是以圣旨为载体的专题性博物馆。这些文物也只有在讲解员绘声绘色,并融入感情的渲染中,才能焕发出历史的光彩,让人喜于去观赏、乐于去聆听,否则便只是枯燥的空穴、破败的石雕。

        由此反思,我在接待的过程中,偶尔会碰到一些妄自尊大、自以为见多识广的观众,在还没有聆听讲解之前,便非常不客气地指出这里不过如此尔尔,几乎没有文物。这时我的心情是复杂而愤怒的,怒其不懂得尊重前人的文化成果,叹其不懂得总统府近百年的历史文化底蕴。但是,作为博物馆讲解员,不论碰到游客怎样的质疑,都必须端正自己热情的服务态度,同时也要用足够的自信去为他耐心地诠释这百年中国的人文之美。观众的审美体验首先是视觉性的,在视觉的冲击力不够明显的状态下,如果加上自身文化审美水平不够深厚,比较起现代社会的熙熙攘攘、当今旅游业营造出的美丽视觉风光,总统府确实过于沉静,但是,放眼中国,几乎没有哪个景点或遗址性博物馆有着如此丰厚的人文沉淀,有着如此波澜壮阔的近代中国历史风云。要想引导普通观众去进行独特的人文审美,就需要讲解员运用多种讲解技巧,如同类比较、虚实结合、借景抒情等等,达到寓教于游的目的。引导观众在读懂总统府的建筑文化和制度文化的同时,产生对美的追求,便能达到讲解的第二境界。

        第三境界,令观众念念不忘。观众只有在充分了解一个博物馆或纪念馆展览的精髓,或者一个景区的景色精华的基础上,在完成对美的欣赏,并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后,才会对此处念念不忘,并期待再次参观。讲解员要通过讲解,令观众达到念念不忘、惺惺相惜的忘我境界,则需要一个长期的修炼过程。此时,讲解员不仅仅要站在一个宏观的角度去审视整个博物馆、纪念馆或景区,而且要将自身的情感融入到博物馆文物、展品资料或者景色当中,并且充分把握观众的求知心理,令观众融入到你所讲解的故事中或景色当中去,参观结束后,方觉大梦初醒,却又回味无穷。

        在这三天短暂的参观学习过程中,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龟山汉墓和徐州博物馆。龟山汉墓的讲解员张莹在空旷的古墓里,带领我们一起领略古人的智慧之光,一起感叹汉代丧葬文化的浓重,引导我们去解读楚王刘注的独特人格,我仿佛看到千年前那位小心谨慎、奢华而又低调的楚王正在某个角落感叹着生命的短暂。龟山汉墓的讲解时间短暂的仅仅几十分钟,从墓道到墓室,也就短短的几十米距离,讲解员不用任何外置扩音设备,她对语速、音量、声调、轻重的控制恰当好处,并留给我们足够的想象与思索空间,所有人都静悄悄地走着,仿佛承受了历史的千年生命之重。如果仅仅就这个景点的讲解而言,我想,她是极为成功的。她成功地感染了我们对汉代先民古墓开凿技术的无限尊崇,成功地激发了我们对于汉代楚王刘注的独特想象。

        徐州博物馆是典型的现代室内博物馆,丰富的馆藏文物和鲜明的汉文化特色,是该博物馆的主题。为我们讲解的是该馆专门负责培训的一位资深讲解员,不同于此次我们参观的其他地方,该博物馆所做的宣教工作完全以展柜藏品为媒介,这些富有历史气息的古老玉器、兵器、陶瓷等文物,让观众在欣赏古代先人的文化智慧成果中,充分感受到汉代文化之美,从而也有了强烈的民族自豪感与自信心。丰富的馆藏文物已经足够让喜爱中国汉文化、富有爱国情结的人们激起民族自豪感,而讲解员细致入微、详略得当的介绍,则更加加深了观众的印象,让人达到一种忘我从而超越时空的境界。在不胜枚举的藏品中,讲解员并没有一一介绍,而是突出了汉代的美玉文化,重点介绍了金缕玉衣,并通过与银缕玉衣、铜缕玉衣的比较,让我们自己得出审美体验。不足一个小时的参观,令人意犹未尽,却又恰当好处。

        就讲解的内容与情感状态的参与而言,这两位讲解员是我们很好的榜样,因为从她们身上,我真实地感受到了她们对所讲解的文物的热爱,以及对博物馆宣教工作的激情。文物之美,在于它承载了创造者的情感;景色之胜,在于它激发了欣赏者的遐想。因此,没有什么比情感的审美体验更令人动心。

        如果说参观博物馆的观众是带着一种对传统文化的尊重与观赏学习的态度而来, 那么去景区游玩的游客们便是带着以赏景游玩为主要目的的审美消费心理。总统府正是融合了景区与博物馆的双重性质,我馆既揽括清代中国江南地区最高军政长官的官府衙门,又涵盖了风景秀丽的江南古典园林, 并保存着近代中国建筑发展历程的实物见证, 可以说是一处风光如画的人文景区;而近代中国的百年风云又在此上演,丰厚的人文沉淀也使之成为一处独特的遗址性博物馆。寓教于游,能够让观众在游玩的同时身临其境地品读完一部波澜壮阔的近代中国史,感受现代中国和平民主的来之不易,这便是我馆讲解员独特的社会职责。这就要求讲解员自身对这里的画栋雕梁、一草一木有着独特的审美感受,对融入这方天地当中的近代中国史有着独特的见解,这是一份心境的修炼,在这一过程中,讲解员既要做好社会宣教者的角色,又要做好服务型工作者的角色,既要有对博物馆展品发自内心的喜爱,又要有对观众耐心细致的关怀,唯有融合现场实物与自身情感的讲解,才能激起观众的共鸣,乃至对这里念念不忘,期待再次前往。

<<< 上一篇  当讲解员遇上闭馆日 我对讲解工作的几点思  下一篇 >>>
版权声明 |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媒体专区